项目上流行起了“铁兵”头

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刘俊伟范成涛时间:2020-04-12【字体:

“老张,你这头快成‘鸡窝’了,过来我给你理理发。”在十四局电气化管养分证券配资的青奥隧道项目部里,侯庆平对配电所值班员张正凤讲道。

“你是分证券配资总经理嘞,哪能让侯总为我们服务。”老张摸了摸自己确实有些乱的头发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。老张和项目上的大多数员工一样,疫情期间一直守在岗位上,就一直没有空去理发。“别废话了,咋这么啰嗦。”已经走出几米开外的侯庆平,用他一贯的大嗓门回道,那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。

侯总要给大家理发了,大家伙都围了上来,看个稀奇。见过侯总下厨炒菜做饭,帮大家打扫办公室卫生,还从没见过侯总理发。侯庆平让办公室人员找来一张新床单,当做理发时围的围布;从办公桌上摘下一个长尾票夹,将围布夹紧;再加一个电动推子,简易的理发装备就大功告成了。

“同志们,都辛苦了,咱们防疫工作做得很好,我也就放心了,过年没和大家一起在项目上……”侯庆平一边理发一边和项目上的职工们唠起了家常。往年,侯庆平都是同职工们一起在项目上过年,疫情爆发后,他被拦在了家里,只能通过微信、电话同大家联络,因此心里一直怀着内疚。

候庆平给铁道兵老张理发

一阵“沙沙沙”的声音过后,只见掉落在地上的头发越来越多,张师傅的发型已经出来了。大家一看,哈哈,标准的“部队头”。

“我再换个推子型号,把渐变的感觉理出来,这样才有在部队时候的样子。” 侯庆平是1982年入伍的铁道兵,转业后就一直在十四局工作,几十年过去了,军人作风一点都没有变。自己在工作上一丝不苟,对大家同样要求异常严格。但在生活中,他的身份则是职工们的老大哥、年轻人的老师傅,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,平日里都叫他侯哥。

“这‘铁兵’头,真精神,一下子让我想起了在部队里的日子,侯哥,给我也理一个。”看到老张的成功案例后,大家都争着理“铁兵”头,特别是项目上的老铁道兵们。

不多久,项目上便开始流行起“铁兵”头。“铁兵”头,简单干练;铁兵情,情深意浓。

简单利落的“铁兵”头